联系电话:086-0755-82815425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宠物酒店 > 正文
宠物大全开户
我用中药治癌(ca)这些年(敢于挑战任何专家权威医院教授)
日期:2019-06-11浏览:次

我用中药治癌(ca)这些年(敢于挑战任何专家权威医院教授)

  中国人对中医养生还是很认同的,可是一生病就去看西医,总觉得中医治疗不准确,可为什么以前的中医听上去就那么厉害呢?听一个中医大夫讲了自己的看法,才明白这里面的问题。

  其实每一个学中医的,刚刚踏入医学院校,或者刚刚接触中医之时,个个都是踌躇满志,暗下决心,一定要成为一个悬壶济世的良医。 但是,行医多年后却发现,真的应了那句话:读书三年谓天下无病不医,临床三年谓天下无病可医。

临床时间越长发现困扰自己的问题越多,疑惑越多,很多时候病人在面前,自己心中却了无分寸。 很多时候感到力不从心,治病疗效不佳。   这就引出了一个疑问,为什么我们成不了像前辈们一样的高手呢?  想想我们平时是怎么看病的,来一个眩晕的病人,首先不是先去进行望闻问切,而是先定性为颈性眩晕,然后纠结于X片上,哪一节颈椎出了问题?有没有骨质增生?试问,哪一节椎体有问题,有没有骨质增生,对我们开方用药,辨证取穴有哪一点帮助?我们有没有学过,老师有没有教过我们,椎间隙变窄了,应该用哪味药?应该取哪个穴位?  我们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——舍本求末。

学中医的人都知道,中医的精髓在于辨证论治,我们在日常诊断中有多少时候是真正进行了辨证论治呢?  来个感冒病人,不是先辨阴阳寒热,而是先想到了要抗病毒,不论寒热,金银花,板蓝根,一起上;一见发烧,双黄连,柴胡一起上;来个腰疼、腿疼,往往是哪疼扎哪,把辨证取穴抛到脑后,侥幸命中沾沾自喜。 但更多时候,却限于疗效不好的疑惑中。

很多时候发现自己开方毫无把握,扎针只会扎阿是,或者是一些看上去更像是耍小聪明的特效穴。   行医这些年来,我发现我们中医界好大喜功,浮夸浮躁的现象普遍存在。

想我们的老前辈,那么高的水平,都还秉烛夜读到鸡叫,而我们现在中医人呢?读过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、《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的有几个?搞针灸的,著名大家承淡安先生每天晚上坚持练针,我们有几个能做到?有几个读过《针灸大成》、《针灸甲乙经》?基本功没打好,却整天向往成为高手,无异于异想天开。   看看我们的教材,为了响应中西医结合的号召,教材编的是不伦不类。 先看中药学,每一味药的最后,必然会写上这位药含某某化学成分,对某些症状有某些反应,或者小白鼠吃了后有什么反应。

再看方剂学,每个方子后面会写上,治疗某某西医病名。 这就导致了,有很多医生,一见发热上双黄连,谓之能消炎,抗病毒,或者是看见某个病生搬某个方,把辨证论治抛到九霄云外。   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医人意识到,要振兴中医,必须回到经典上来。 或许,经方是振兴中医的一条正确大道。 但是现在的中医学院里,四大经典都是选修课,什么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,都没有英语重要。 再到中医学院的附属医院看看,那里云集了本省的各大中医名家,但再看看,有几个用经方的。

真是屈指可数。 为了经济利益,哪个不是二三十位味药往上堆?相信所有的中医者,谈起来都会说《内经》是基础,《伤寒》是根本,但有几个人在真正研究这些经典?高手不是说出来的。

  再说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前一段时间,有一个是搞中药研究的,攀谈之中,他说了一句话:中医将死于中药之手。

  看看现在是中药质量,到处都是假药,劣药。

到亳州中药市场看看,真是触目惊心,想买到真正的所谓道地药材,还真不容易。

  我举自己的一个例子。

我发现在我给病人所开的麻黄汤中无一例发汗者,我很郁闷,决定亲身试药。 恰逢自己感受风寒,于是自己开了副麻黄汤,喝完之后,净等出汗,两个小时过去也没见一滴汗出。 这是第一次,我当时想可能是麻黄量用小了。

第二天麻黄45克,桂枝30克,炙甘草15克,杏仁20克。

当我按《伤寒论》要求先煎麻黄去上沫时,却没发现什么“上沫”,药喝了之后,又是净等汗出,两个小时过去了,还是没出汗。

  当时我就想,我是该怀疑这药呢,还是该怀疑仲景先师。

到后来得出结论是所用麻黄乃是假货。

  再看看经方派常用的几味药,半夏,我身处滨州,据我调查在滨州各大药店能买到正品半夏的只有两家药房,其余全是以水半夏冒充。 附子,现在治疗肿瘤必用,很火的一味药,但附子的质量呢,炮制的工艺严重违背传统,你敢放心大胆用吗?等等,能举得例子太多了,中药的问题,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地步了。 再高的水平,也许仲景再世,开再好的方,用这样的药,高手也得变成……。


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