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电话:086-0755-82815425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宠物酒店 > 正文
宠物大全开户
寻求影视合作 长篇小说《泪浸绡帕》修改版
日期:2019-06-10浏览:次

寻求影视合作 长篇小说《泪浸绡帕》修改版

  4  古树参天,阳光闪烁。

一缕轻烟,袅袅穿过树梢,飘向天际。 陡岩下,火堆旁,钟灿转动铁丝,烤一只肥大的鸡。 鸡肉鼓着油泡,异香扑鼻。   狗娃一边警惕地四下观望,一边不时拣起枯枝放进臂弯抱过来。

钟灿被烟熏烤得眼泪汪汪,不住地用手背擦眼泪,脸上黑一块紫一道。 鸡肉烤熟了,两人拔河似地用力撕扯。

狗娃劲大,扯去大半只,要给钟灿再撕一点。

钟灿知道,狗娃家贫,自己却无所谓,连忙推他:  “去去,脏死的手,哪个要你的!”  狗娃便住了手。

两人找地方坐了,满嘴流油地啃。

钟灿想起什么,抬腕看下表,急道:“快点,时间到了。

”狗娃拔腿就跑,被钟灿喝住。 两人寻石砸火,火迸到旁边的枯草上,燃成一大片。

  “撒尿!快撒尿!”钟灿笑道。

一只手迅速伸下去,一线水流“噗噗”洒在火苗上。

另一线也跟上来,激起难闻的蒸气和阵阵灰尘。

钟灿腻歪地偏转了头,道:“狗娃,这跟你妈给你烤尿布的味儿哪个好闻些?”  狗娃急得脸都扭歪了,哪还顾得理他?挪动脚步把水流洒到最危急的地方。   “布鲁塞尔的小于连,一泡尿救了全城,”钟灿又道,“我一泡尿救这大片的森林,也该给我塑个铜像,只别把我这玩意儿塑上,我怕羞!”  两人向孟公湾狂奔,边跑边啃鸡肉。

在孟公河边时,钟灿对狗娃说:“快洗洗,要被警犬闻出味儿来的。

”  狗娃连忙蹲在河边洗手洗脸。 钟灿把整个头都扎在水里,摇几摇抬起来,两手浇水飞快地搓洗。 他激凌一个冷战,连忙站起来,道:  “好冷!好冷!——还没烤好,里面还有血!”  “还有血?”狗娃吃惊地抬起头,“我咋没看见?一定是你那边没烤好,我这边烤好了,怪好啃的呗。 ”  “你他妈的狼崽子!生的都啃得动,莫说这半生不熟的?骨头呢?骨头敢也嚼了!”  集合号骤起。 两人冲上河岸,冲向山坡。

一棵荆棘扯住钟灿的裤腿,他一咧牙,“嘶”的一声,直撕到膝盖上,肥大的秋裤挤出来,边跑边扇,直扇到孟公湾打谷场。   民兵们正报数: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”接力赛跑似的一个递进一个。   “报告!”  钟灿一挺,秋裤一扇,端端正正地行个军礼,想乘报数之机插进队列,以减少麻烦。

谁知江恒直等报完数才回过头来,锐利的目光向两人直扫过去。

狗娃输理亏心的模样告诉他,他们不是像欧阳海那样做了好事儿。

  “到哪儿去了的?”江恒问。 绷紧嘴巴,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们。

  “我们想锻炼秋季游水运动,锻炼军人的意志!”  钟灿忍住喘息,响亮地回答。 头发耷在脸上,水弯弯曲曲地淌下,像无数条蚯蚓在脸上爬动。 大半个身子都被水渗透。

秋裤在风中鼓动。 民兵们听了他的话,见了他那副尊容,都忍俊不禁,悄笑四起。   “一连长!”  “到!”李波一路小跑来到队列前,硬着头皮直挺挺地站着。   “怎么回事儿?”  “吃了饭,他们说去游泳,我以为他们开玩笑,哪知他们当真去了。 是我疏忽了职守,我向大家检讨。

以后,我一定加强管理,保证不再出差错!”  江恒盯着李波,他知道他会顺着他们的话撒谎的,这是他希望的结果。

他知道,如果一个追问,一个搪塞,会使人难堪,使人威风扫地。

等李波说完,他回过头,直盯着钟灿,他那哗众取宠、吊儿浪荡的模样使他从心里感到厌恶。

也许是前世结下的冤孽,也许因他太正经,在公社集合时,第一眼看见钟灿就讨厌他。 他厌恶地盯着他。

一阵风来,钟灿又一个寒战,可他硬挺着,直直地站在那儿,秋裤一鼓一鼓。 笑声更大了。

江恒猛一回头,笑声嘎然而止。

  “下不为例!下不为例!”江恒盯着队伍,低沉地一字一顿地说了两遍,威严四溢!顿一顿,突然回头发令:“回去换衣服!跑步——走!”  两人跑出打谷场。 打谷场上传来江恒低沉的中气十足的声音:  “走路是人类最基本的常识,我们早在幼儿期就学会了。 但是,那是普通人的步伐!我们是兵,不仅要走出一个兵的威严,还要走出仪仗队的洒脱……”  江恒的声音渐渐远去。

钟灿停下,指着打谷场对狗娃说:“这就是老江的厉害处,明明知道我们在撒谎,不点破也不追问,却使人从心里害怕。 当时点破了批评了未必有这样的效果!这王八蛋!”  狗娃心有余悸地朝后看一眼,好像江恒正盯着他们似的,连忙挪动脚步,边走边说:“好吓人!眼睛像刀!总起来说,还是个好人,也很有工作方法。 老部长就差得远了,遇到这样的情况,一定把你批评得体无完肤。 但是,是耳边风,没一个人怕他。

去年搞军训时,江部长站一边,我就发觉他不一般。

哎,小灿,”狗娃停下,惊恐万分,“鸡爪还扔在火堆边,不会被守林员发现吧?你偷人家鸡子的时候有人看见吗?”  “看见了我还走得脱。 ”钟灿露出雪白的牙齿得意地笑道,“这鸡子在林子里捉虫子。 我假装走路——也怪它胆大命短,竟不睬我。

我瞅得准准的,突然扭身,抓住那该死的家伙,手腕一拧,声儿都没做,再给它穿件外套。 闪电一般,神不知鬼不觉!”  狗娃放心了,扭头又走,口里道:“下次我再不跟你胡闹了,要去你喊别人!我可不能丢了这差事,又轻松又能挣高工分!”  “你不去还好些,老子一人吃一只,免得到口不到肚。

”钟灿嘴里虽如此说,但心里知道,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。

当基干民兵实在划算,观了风景又能玩枪。


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