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电话:086-0755-82815425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宠物酒店 > 正文
宠物大全开户
【温暖迹忆】三十岁的你,还有我
日期:2019-06-10浏览:次

【温暖迹忆】三十岁的你,还有我

   6、  门禁电话把我吵醒。

  我从地上爬起,接了电话。

  大师在电话里头说:年轻人,起来撒夜尿啦。

  我说:撒过了,要不你过两个小时再来喊?  大师说:赶紧开门,我还没撒呢,忍不住了。   文姐说:谁啊?这么早。

  我挂了电话,回头跟她说:你回房间睡吧,有人上来。

  文姐嗯了一声,动都没动。

  我说:麻利点。   她抬头冲我吐了吐舌头,很不情愿地抱着枕头走了进房间。

  大师已经在拍门。

  我把门开了,大师西装革履的站在门口,一只手拿着把葵扇,另外一只手抓着根油炸鬼在咬。   我说:作为一个菜贩,你也算是风度翩翩了。   大师嬉皮笑脸的说:过奖过奖,你的胸毛也很伟岸。   那家伙把手中的油炸鬼递给我,说:拿着,我要上厕所。

  那家伙拿着葵扇走到厕所门口,还回头跟我说:别偷吃了哦。

  我说:好。

  随手把油炸鬼扔进垃圾桶。   我抽了两根烟,那家伙还没出来。   我说:你是掉马桶里了吗?  那家伙冲水走了出来,走到阳台深深的吸了口气,一脸惬意地说:世界上最愉快的事,莫过于晨便。

  我说:你在家没厕纸吗?要跑来我这拉?  大师扇着葵扇,微笑道:特别的爱,给特别的你。

  我说:如果我现在扔你下楼,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吧?  那家伙哈哈大笑,在阳台环视了一番。

  他突然回头,问我:阿婧回来了吗?  我说:没有啊,怎么啦?  他指了指头顶,说:那你能解释一下这个胸罩是怎么一回事吗?  我看着阳台上那个黑色的bra,想了想,说:台风刮来的吧?  大师点头道:这个理由可以接受。   那家伙还伸手扯了扯旁边挂着的裙子,说:这件会不会是你的睡衣呢?  我说:绝对是。

  他又指着门边的那双高跟鞋,说:那这两只是?  我说:哑铃,练二头肌的。

  大师哈哈大笑,摇着扇子说:这风水是不用看了,以你的智慧,你的人生怎么可能还有问题。

  我说:我也这么觉得,钱带来了没?  大师把手中的葵扇往桌上一拍:我已经给你配备了终极武器,哪还需要钱财这种下贱的东西。

  我说:我嚓,我等钱救命。   大师从兜里拿出沓钱,说:刚进了货,现在全副身家就两千,都给你了。

  我说:我嚓,你连五千都没有,当个屁老板呀。   大师说:你也没有啊!  我说:你赢了。

  大师给自己倒了杯水,说:几千块钱不是你的坎,你真正的坎是你的位置。

  我说:此话怎讲?  大师斜躺着身子,看着我说:你跟卷毛最大的问题就是,总是想着空手套白狼。

不是说你们不行,而是,空手套到了白狼,你也只是吃到一只狼。

兵法上说,居高临下,势如破竹,你要做的,是借势。

  我说:道理我懂,问题是,别人为什么要帮我呢?  大师笑嘻嘻的说:你不应该问为什么,你应该去解决为什么,这个就是你一直停滞的原因。

  我说:我要是知道怎么解决,那就早解决了。

  大师哈哈大笑,说:你知道这世界为什么会有强者跟弱者之分吗?就是因为有些物种肯进化,有些不肯,进化是很危险的,需要很大的勇气,牺牲掉很多东西才能有所幸存。

  我点了根烟,说:你跟我扯了半年的平常心,现在才来跟我说这个?  大师说: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。   我说:你这是张嘴就来啊。

  大师说:看风水的都这样。

  这时候,文姐从房间里走出来,冲大师笑了笑,说:早啊。   大师愣愣的看着她,说了句:早。

  文姐转身走了进浴室。

  大师回头看着我,压着声音说:你搞她了?  我说:没有。

  大师说:你确定你没搞?  我说:没有就是没有。

  大师说:这都不搞,你是不行了吗?这病得治啊!  我说:关你屁事。


相关文章: